<option id="6sg40"></option>
  • <li id="6sg40"></li>
    <label id="6sg40"><wbr id="6sg40"></wbr></label>
  • <legend id="6sg40"></legend>
    免费A毛片,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无码,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在线,国产成人高清亚洲一区
    <option id="6sg40"></option>
  • <li id="6sg40"></li>
    <label id="6sg40"><wbr id="6sg40"></wbr></label>
  • <legend id="6sg40"></legend>
    美能源部長暗示放松原油出口限制
    企業文化
    熱點關注
    人文閱讀
    員工風采
     
    無解的校車之殤
    www.bougetoila.com     發布時間:2011-12-19 08:54    欄目類別:人文閱讀

          12月12日傍晚江蘇徐州豐縣首羨鎮校車側翻致15名學生死亡事件,不出意料地發酵成為本周中國國內——尤其是以微博為代表的互聯網輿論場中——的頭號焦點新聞。

          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此前一天,也就是12月11日,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剛剛公布一則《校車安全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它一方面強調了校車的各項安全標準及駕駛、營運、管理等規范,另一方面還在現行的交通法規框架下給予校車更多的“特權”保護。而直接催生這一條例的,則是11月16日發生于甘肅正寧縣的另一起重大校車交通事故,它奪走了18個幼兒的生命。

          面對接二連三的如此令人痛心的事情,社會輿論傾注再多的關切、憤慨和反思,都是十分自然的。不過,我還是想首先亮明自己對當下主要集中于農村校車的安全問題的看法——我個人認為,它基本上是無解的。因此,與其花許多力氣去探討建立一套“校車管理體制”,不如時時叮囑與此有關的身邊人:出門多小心。

          事情其實并不復雜,屢屢見諸報端的校車安全事故只是遼闊的中國大地上每天都在重復上演的交通事故中的一部分。而造成悲劇性結果的原因主要也無非是以下兩個:第一,超載;第二,不遵守交通規則(包括鄉村公路上的行人、其他車輛,也包括校車司機自己)。另外,稍微次要一點的原因,是鄉村路況。若進一步再挖掘這兩個原因背后的原因,我們能找到的無非又是兩條:1.(學校、家長、地方政府)經濟條件差;2. 法治意識淡漠。我們還知道,這兩者之間本身即存在著密切的關聯,而且它們都不是短時期內有可能迅速改變的。

          彌漫于中國互聯網各個角落的憤怒聲討則主要集中于以下兩點:第一,當地政府及學校方面玩忽職守,將“祖國未來”的安全全然置于不顧;第二,政府到底把公共財政的錢花在了哪里?在第一個問題上,一些輿論還強烈暗示事件背后必定存在貪污腐敗現象。而在第二個問題上,幾則廣為流傳的微博向我們揭示了一種觸目驚心的對比:一邊是動輒上百萬元的豪華公車拉著警笛在大街上橫行無忌,另一邊是六十幾個孩子像下餃子一樣被塞進不足十個座位的一輛破車里……

          平心而論,這些聲討所指的大多確是事實,也理應受到一再聲討。但若僅就提高校車安全這個具體問題而論,在我看來,這些“上綱上線”基本上都是不得要領的“無軌電車”。就拿“校車VS公車”的議事框架來說吧,實際上,任何與社會上相對弱勢者的交通出行有關的問題均可套用此邏輯——例如,人們可以據此義正詞嚴地宣布:只要公車一日不廢除,公交車和地鐵票價就一日不能上漲(甚至應該免費)。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必須聲明,我并沒有維護公車特權的意思,我是取消公車的最熱心的呼吁者。

          感受到民意巨大壓力的政府慌忙之間不得不把“祖國的花朵們”在上下學路途上的安全問題一股腦兒攬進自己懷里,于是就有了許多“零容忍”之類的鄭重表態和本文開頭提到的那個倉促出臺的“條例”。然而,我覺得這不僅解決不了多少真正的問題,反而有可能把事情搞得更加復雜。
     總之,受到一次次校車慘案的刺激,社會民意與政府眼下正共同營造出以下這種極為奇怪的論調,它似乎理所當然地認為:政府(當然也少不了法律法規)比父母更加關心孩子,也更加有能力保護好孩子的安全(后半句在特定前提下或許不無道理)。與此同時,它仿佛還想要告訴我們:更安全、更舒適的校車是法律“規定”出來和政府“管理”出來的。

          這里面的荒謬性是不言而喻的:如果只要立法提高校車安全標準、然后再申令各級政府加強管理,就能杜絕校車事故的話,那么中國人就用不著再為食品安全問題而困擾了。事實上,早在2010年7月,國家質檢總局和國家標準委就曾聯合發布強制性國家標準《專用小學生校車安全技術條件》,但從最近的兩起災難性事故來看,它顯然只是在紙面上做到了“強制”。

          再從問題的另一面來看,稍有人生閱歷的人應該都同意,有可能威脅到我們稚嫩孩子的潛在安全隱患在他們整個成長道路上真可謂無處不在——它們潛伏在孩子的衣食住行、學習玩耍的各個領域,令人防不勝防。如果所有這一切都應該、并只應該由政府來包辦的話,那么今后需要出臺的安全條例將是無窮無盡的。例如,我們需要刻不容緩地給課桌椅和書本文具制定一個特殊的安全標準。

          讓我們進一步設想以下這樣一種情況,假如我是貴州山區的某個父親,用一輛達不到國家法規中規定的校車安全標準的小皮卡去接我自己20里外的兒子放學,順帶把鄰居家的三五個孩子一起捎上(可能因此而略微“超載”),那么對照“校車管理條例”,我是不是已經構成嚴重違法了呢?如果事情真的發展到這么荒唐的境地,那實在是個悲?。喝鐣南岛⒆影踩牡赖聼岢赖慕Y果,是促使政府將孩子從他們的父母身邊奪走!

          因為對社會現狀與日俱增的不滿而對政府也越來越不滿,反過來又驅使人們把越來越多責任和期待加諸一個想象中的理想政府身上——這大概是當下充斥于我們社會中最為錯誤和有害的思維模式。終有一天,我們將為這種思維付出更沉重的代價。要不了多久,事實也許就將會殘酷地證明,政府“順應”社會愛心而對校車做出的更多限制性規定以及投入的更多資源,將又一次轉變為行政權力及寄生其下的壟斷利益集團尋租的歡宴。這是因為,對校車的標準規定得越高和越特殊,一定意味著審批權限越大、它的運用也越隨意。

          說到底,令那么多人揪心的校車安全問題就是一個簡單的交通安全問題,既然我們無法在短期內大幅度降低中國的交通事故率,我們就也同樣沒有能力在短期內徹底杜絕校車安全事故。承認這一點,并不至于讓我們的道德蒙羞。當然,這并不是說我們不應和不能針對孩子這一特殊人群做出一些特別的傾斜性安排。但我認為,如果我們決定為此投入更多資源的話,在中國這樣一個自然條件、經濟水平、社會結構、文化傳統等等方面千差萬別的廣袤國家,唯一無害的方法是從直接資助孩子的家庭入手——沒有誰比父母更愛護自己的孩子,只要他們手頭稍微多掌握一點點資源,他們就一定會比政府和法律更有效地保護好他們的子女。

          有一個道理必須牢記:同其他商品和服務沒什么兩樣,更安全、更舒適的校車是更高的價格“購買”來的。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來源:FT中文網  2011年12月16日 作者:《上海商報》評論版主編 陳季冰)

    | 國家發改委 | 國家科技部 | 國家知識產權局 | 陜西煤業化工集團 | 中國神華集團 | 中國大唐集團 | 中煤集團 | 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 中國煤化網 | 人民網能源頻道 | 國家煤化工網 | 中國能源網 | 中國煤化工網 | 中國化工報 | 中國經濟導報 | 科學網-科學時報電子刊 | 遼寧石油化工網 | 陜西煤化工技術工程中心有限公司

       Copyright  新興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遼ICP備08101217號
    公司總部:西安市高新區錦業路綠地領海A幢12504室 電話:029-68902923  傳真:029-68902922
    大連公司地址:大連市高新園區黃浦路909C 電話:0411-86649777 傳真:0411-86649885